家母和五弟患癌(上)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星期五可算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五弟在那一天進行腦部手術,切除在腦部中壓著視覺神經的朣瘤。在同一時間,八十一歲的家母會見朣瘤科的醫生,討論如何治療那在胸部淋巴腺的朣瘤。五十多歲的二哥則在那一天被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報社栽員。這一天也是我在多倫多建築師事務所工作最後的一天。兩個月後有沒有工作,還要看事務所能否獲取政府所批出的那一龐大監獄的建築設計工程。

五弟是計程車司機。在五月中因眼部視線收窄三天內撞車兩次。檢查後醫生確定腦部有原發性朣瘤,所以很快地在五月二十九日星期五進行切除手術。手術後卻發現朣瘤是從左肺尖轉移而來。六月五日入院進行內窺鏡檢查,決定手術切除的可能性。

去年回港的時候,發覺五弟的太太剛剛開始參加一所靈恩教會的聚會。除了向她解釋靈恩的謬誤外,也急忙透過多倫多的弟兄姊妹,介紹她前往居所隔鄰一所福音純正的教會聚會。因這緣故,該教會也有多人探訪五弟,向他傳講福音。

家母在三年半前因肺癌已經切除了右肺。年初經一段時間發熱後,開始聲音沙啞。檢查下發覺癌病復發。胸部的淋巴腺地方需要接受放射治療。肺膜中另一處地方則要繼續進行監察。朣瘤科醫生要她在家等候通知,何時開始放射治療。因為她對死亡和疼痛十分害怕,家人決定把「癌症」二字收藏起來,避免使她心靈過份擔憂而影響她和家人日常的起居和生活作息。

母親在過往二十多年中,間歇地都有參加教會每年所舉行的佈道聚會。她也曾經參加家長主日學,婦女聚會等等。她對福音並不陌生,只是心裡不曾知道誰是真神,也不確認自己有罪,因而不能順服接受主。去年回港的時候,留心到家裡除了香港人常拜的祖先神位外,還有那鐘馗的圖像。詢問後才知道那是五十年前大家姐過世後祖母所安放的。多年來,母親對祖先神位和這圖像只有過年時日像徵式的一支香。

面對家人同時遭遇癌病攻擊,自己心裡十分慚愧。信主三十多年,未曾帶領家人信主。現今藉著自已工作上的空閒,在六月八日星期一獨自回港七星期,一方面陪伴他們渡過這段時間的一切治療,另一方面要向他們傳講福音,希望他們成為天國的一份子。

下面是這段時間所發給弟兄姊妹的代禱信,記錄了這一段時間的腳蹤和心路歷程。盼望透過交通分享,弟兄姊妹能繼續為我的家人禱告,也激勵弟兄姊妹向自己的家人傳講福音。

* * *

代禱信 (一)

六月九日下午一時二十分,所乘坐的飛機,乘著傾盆大雨剛剛止息,降落在香港的赤臘角機場。見到在機場迎接的家母和二哥,帶來的不是歡愉,卻是令人心傷的消息。五弟的主診醫生拒絕為他施行切除肺部惡性腫瘤手術。因為腫瘤生長的位置接近氣管,眷骨和通往腦部的大血管,手術只能割除三份二的腫瘤。況且,危險性甚高。所以醫生決定轉介他到腫瘤科,接受放射治療或是化學治療。

五弟大約四十七歲,有一個患有輕微自閉的四歲兒子。他是一位計程車司機。雖然太太有工作,但是負擔兒子那高昂的各種各樣治療師的費用和供摟,使他們喘不過氣來。他剛剛出院,卻無視十天前的開腦手術,就決定下星期再次坐上司機位置,恢復早五晚五的司機生涯。

在十天前那腦部切除惡性腫瘤手術的前後,他對福音確有正面的回應。在過去的星期日,也曾隨從太太參加禮拜堂的聚會。但是他那「正面的回應」,從他的私禱中表明,用他自己的說話,是為「打好這一場仗」。他的心思,正是尋常患上這病症的人的典型反應。他的「相信」,只是為了尋求醫治。

家母已經進行放射牲治療前的定位工作。她會在七月初進行三星期的放射牲治療,醫治她在胸部淋巴腺復發的惡性腫瘤。醫生解釋,放射牲治療只能縮少和限制腫瘤的生長,不能完全根治。 按這說法,若果應用在五弟的身上,他生命的限期,似乎己經定下。

家母對生命的結束甚為恐擢。主診醫生曾笑言要轉介她到精神科。所以家人決定不把她和她兒子的病況告訴她。她在機揚看見我而有的歡笑,使我不能以相同的歡笑回應。

二哥剛剛被公司裁員,我也因為裁員的緣故而診機把它轉換為兩月的無薪假期。八月五日上班後就會知道會否繼續被裁。

請為他們禱告,也為我禱告。我十分慚愧,信主三十五年,不能把家人帶到主面前。盼望在香港的七星期中,能把握機會,盡我的能力,將福音傳給他們。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6日9日晚香港

* * *

代禱信 (二)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弗6:18-19)

面對家母、二哥和五弟,心裡頓然看見自己的無力。雖然盼望把主的福音帶給他們,但是發覺自己拙口笨舌,不知道如何打開一個缺口,叫福音能夠進入他們的心裡。請「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

自從家母見到他兒子從加拿大回來,心情十分愉悅。在她面上,沒有絲毫憂慮,因為她不知道自己的病況,也不知道五弟的病情。她的情緒容易激動和擔憂,家人為了她的緣故,不單把癌症復發的消息隱瞞,也隱瞞了五弟的病況。她有一隻耳朵完全失去聽覺,現今癌症復發也使她失去一半的聲帶。失去一半的聽覺使她可以選擇性「完全」失聰。對不愛聽的說話,完全拒於耳外。失去一半的聲帶,使她儘量避免與外人接觸。從前她還參加佈道會,自從失去一半的聲帶後,她拒絕參加任何佈道聚會。也拒絕接待前來探訪的弟兄姊妹。

她對福音沒有反應,對三年前神在她的癌病身上所施行的恩惠不置可否。與她題及福音,她揮手回應說沒有「興趣」,就轉身看電視或是作別的事情。六月十一日,二哥建議前往大澳遊覽,經過一座廟宇,回頭驚見他們合手,在門外向廟內的偶像彎腰敬拜。心裡十分難過。

六月十二日和五弟夫婦一同會見一位私家腫瘤專科醫生。醫生說他情況嚴重,是癌病第四期。腫瘤倚傍著氣管和脊骨生長,使切除腫瘤的外科手術不可能。現今,除了腦部需要至少兩星期的放射治療外,他的肺部,需要同時間進行化療和放射治療。儘管所有方法用盡,又假設腫瘤對治療的方法有良好的反應,在統計學上,他生命長度的中位數,大約有二十四個到三十六個月。若果放棄所有的治療,他的生命,可能只有六個到七個月。

儘管經濟緊絀,並且需要變賣物業,他們將會在六日二十三日會見政府威爾斯醫院的腫瘤專科醫生,比較兩者的治療方案後,然後決定何去何從。

弟婦過去一年參加了沙田平安福音堂的聚會。對此五弟並沒有反對。在發病出院後,五弟也隨弟婦參加了聚會。昨天和他們一同聆聽了吳主光先生的佈道錄音帶。從事後簡短的傾談,知道弟婦雖然曾經決志,但缺乏新生命的特徵。五弟仍在救恩的門外,只為自己肉身的益處而尋求神。五弟會在星期一重新坐上計程車的司機位上。原本每天和他閱讀聖經的計劃,可能需要更改。

求主開他們的眼睛,看見自己的罪孽,能在主的十架寶血下,進入救恩的窄門內。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6日14日香港

* * *

代禱信 (三)

9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召我們,不是按我們的行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這恩典是萬古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我們的,10但如今藉著我們救主基督耶穌的顯現纔表明出來了。他已經把死廢去,藉著福音,將不能壞的生命彰顯出來。(提後1:9-10)

早上靈修的時候,家母坐在飯桌的另一邊,與我面對面。我正讀到這一段經文,就把它的意思述說一遍。問她在這幾天所聽的錄音帶中,你聽過這說話嗎?她向我搖頭擺手,然後起身離去。

因家母有一隻耳朵完全失聰。我就透過耳筒放錄音帶給她聽。今天她聽了吳主光先生的佈道會,前天聽了一位弟兄的得救見證。昨天又聽了另一位師母的得救與在病中的見證。她回應說,錄音帶很好聽,她完全聽到。但是關乎神福音的真實和祂的救恩,她卻說不知道。

前一天和五弟往威爾斯醫院的腫瘤科複診回來。腫瘤科醫生對他病情的描述更加灰暗。醫生估計他的年日只有三到四個月。放射治療只會透過限制腫瘤的生長,減少它對身體所引起的作用。化療刖會留待放射治療後才作決定。因會腫瘤科醫生的冶療方案似乎只是舒緩性,與私家醫生的冶療方案有很大的距離。五弟和他太太決定尋找私家腫瘤科醫生的治療。

今天他們會見另一位私家腫瘤科醫生,要知道威爾斯醫院是否太悲觀,還是先前的私家腫瘤科醫生太樂觀。他的病情,能否透過私家腫瘤科的冶療方案得到改善,生命又得到幾多的延長?為了預備這個治療,他們已經把樓宇放盤出售。

在威爾斯醫院的腫瘤科分手前,和他們一同禱告,求主引導他們,使他們能作一個合適的決定,又求主使他們很快認識衪,使他們能與主有一個真正的父與子的關係。禱告後鼓勵他們每晚禱求,求主使他們認識祂,也嘗試把整件事交託主,隨主引導。五弟回答說他現在每晚都有禱告。

雖然弟婦已返聚會一年多,並且曾經決志。但她的生命似乎還沒有什麼基督徒的味道。求主快快使她與祂有生命上的連系。弟婦又請求我和五弟有一些傾談。因為明天(星期五)他會休息,盼望早上能與他有一些相聚。請為這事祈禱。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6日25日香港

* * *

…../ 請繼續閱讀「家母和五弟患癌(下)」

初稿:2009年8月22日
最後修改:----年--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