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母和五弟患癌(下)

承接「家母和五弟患癌(上)」/ . . . .

* * *

五弟的治療方案

代禱信(三)提及會見另一位私家腫瘤科醫生。他是九龍區一家私家醫院的駐院醫生。他的診斷如下:

若果甚麼都不做,五弟的生命,大約只有1至3個月。他現今情況正常,但因為朣瘤鄰近氣管和脊骨,又有大血管通過,他的情況可以在短時間中急轉直下。一切治療,需要儘快進行。

醫生解釋說,腦部腫瘤割除後,全腦和沿腫瘤邊1至2cm還需要放射治療,目的是清除腦部剩餘並且分散開的癌細胞。放射治療分為兩部份:十天的全腦放射治療和三天的局部加強放射治療。全腦放射治療處理腦部可能散開的微少腫瘤,而局部放射治療處理腦部手術後所剩下的腫瘤。

十天全腦放射治療與政府醫院提供的五天放射治療放射量差不多,但副作用較輕。副作用包括智商減低,記憶力衰退,反應遲慢。局部電療共分三次,會用高放射量。部份組織將會受到傷害,引起水腫或頭痛。全腦放射治療需要$18,000至$20,000左右,局部放射治療則花費$30,000。可以只選擇全腦放射治療。但是如果沒有全腦放射治療,腫瘤可能在三個月內復發。

肺部腫瘤除了生長在氣管和脊骨之間,還有大靜脈連接腦部和心臟在中間穿過。在1至2個月內,腫瘤會擠壓氣管和血管。肺部腫瘤的放射治療最少15次,最好30次。10次費用$50,000,30次費用$80,000。肺部不用化療。放射治療與化療同期施行,目的是為了根治。但腫瘤現己擴散,不可能根治,所以無須進行化療。

他們採用立體放射治療,沿腫瘤邊作立體定位,使腫瘤受電量較政府醫院多三分一,也較少傷害附近組織。腫瘤的種類決定了腫瘤對放射治療的反應,卻不影響放射治療的方法。估計放射治療可維持一年左右才復發。腦部和肺部放射治療可同時間進行。按這計算,全部放射治療連同其餘檢查共須$160,000。

腫瘤很大機會已經擴散全身,大約六個月後其它地方會有腫瘤發生。腦部和肺部放射治療完成後,可以接受共六個療程的化療,每療程相隔兩星期,費用$20,000。不能只接受部份療程,因為那會刺激腫瘤更快生長,更多痛楚。全部化療共須$120,000。現在無須決定,可以留待全部放射治療完成後才考慮。

在會見該駐院醫生的翌日,五弟的腦部突然產生劇烈痛楚,並且視線再度收窄,彷如手術前的境況。所以他急促地在星期六約見該醫生,並且當日即時開始全腦放射治療。


* * *

代禱信 (四)

未來的三星期將會是一個忙碌的日子,因為五弟和母親同時接受放射治療。

家母會再明天下午前往伊利沙伯醫院開始三星期的放射治療。五弟已經在浸會醫院接受了個多星期的全腦放射性治療。當這全腦放射性治療在星期三結束後,他會在星期四立即開始六星期肺部腫瘤的放射治療和同步的化療。這期間,他也將會接受局部加強的腦部放射治療。計劃中我會在早上陪同五弟到浸會醫院,下午則陪同母親前往伊利沙白院。

在過去的全腦放射治療期間,和五弟一同查考羅馬書三次。第一次提及神的存在和祂的永能和神性。第二次提及人的罪和神的忿怒。第三次提及神的寬容和忍耐,也提及神的審判。他承認有神的存在,也同意自己有著羅馬書第一章的罪。他也問及如何得到救恩。我希望多用點時間和他查考人的罪,所以沒有即時回答他的問題,或是催促他決志。我請求他回家閱讀羅馬書第三章。明天會和他查考世上沒有一個義人和所有人都要為罪接受神的審判和永遠的刑罰。

家母對福音仍然沒有興趣。但是她也不拒絕聆聽有關福音的講道錄音帶和一些得救的見證。每一天她午睡醒後,我都給她聆聽一個錄音帶。至今她已聽過大約十堂錄音講道。

至於二哥,雖然他甚為空閒,他仍拒絕邀請參加星期二晚上的福音聚會。在我而言,我感受到向他傳福音的困難。我也無力打開這度關閉的門。

請為到他們的得救祈禱。也為到我在七月二十八日回加拿大後如何繼續向他們傳福音禱告。另外又為我太太祈禱,因為她要獨自支撐加拿大的家和面對那裡一切的困難。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7日5日香港
* * *

代禱信 (五)

家母在伊利沙伯醫院已經接受了九天的放射治療。除了第一星期有明顯疲倦外,身體沒有任何影響。醫生告訴她,放射治療不能把腫瘤根治,現今的治療只是舒緩性質。

至於五弟,他己經完成了十天的全腦放射治療。頭髮也差不多脫光。他也接受了七天的肺部放射治療。昨天下午,氣管開始收窄疼痛,無論飲水或是吞食,都要小量地吞吃並且還要謹慎。除此以外,他一切活動正常。

在開始肺部放射治療之前,醫生建議取消同步的化療。因為他還要依賴類固醇的激素來控制腦部水腫。這些激素和同步化療會降低身體的免役力,使身體有10%機會受感染。若果身體受著感染,放射治療和化療都要暫時停止。同步化療所得的益處,將會被感染所抵消。況且受感染的人中有2至3%有生命危險。醫生最後補充說,五弟需要多一些金錢儲備,應付在三個月至六個月後在其它身體部位可能出現的腫瘤。他再解釋,出現的機會將會高達90%。另外因為肺部腫瘤貼近脊骨,氣管和大靜脈,腫瘤有很大機會在骨骼中出現。那時的痛楚,可以用因取消化療所剩下的金錢作局部放射性治療所用。

完成十天的全腦放射性治療後,五弟再次接受了磁力共振的素描,在割除腦部腫瘤地方的週邊,發現還有3cm的腫瘤存在。離它不遠的地方,又發現兩粒共1cm和3cm的腫瘤。希望在下星期三局部加強的腦部放射治療把它們全都消滅。無論如何腦部和肺部腫瘤只能在統計學上維持大約九個月多的時間後,將會復發。

關乎五弟的情況,家母一無所知。她也不知自己的腫瘤就是癌症,所以她還是那樣輕鬆地過她的生活,並且在二哥的說笑所助長底下,拒絕聆聽福音。此外因著上午進行放射治療,下午聽錄音帶的時間也混亂了。

昨天五弟己開始一句一句地開口跟隨我禱告。今天他也願意隨著我的禱告,承認自己有罪,求神饒恕,也將自己的困難交託給主。我和他一同查考聖經,大約已有八、九次。除了從前所說的,最近題及未日的審判,也講及信主和不信主的人的去處,也查到兩者之間的鴻溝。下一次的查經將會是羅馬書3:23節到28節。

五弟自己受著很多事情綑綁,大都因著從前不善理財,又因著沒有完全告訴太太,所以心靈上有著無比的壓力。我鼓勵他靠主坦誠面對。請為他切切禱告。求主使他願意向太太坦然承認自己的錯失,藉此見證主恩實在在祂心裡。雖然他的認罪禱告未必出自全心,但願祂那微少願意禱告認罪的心蒙主記念,主還繼續大大作工在他裡面。

我將會在七日二十八日離港回到多倫多去。教會有弟兄願意在我離港後繼續和五弟查考聖經。至於家母,我實在沒有任何方法,助他認識救主。盼望主施恩,在衪離世前得以信主。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7日16日香港
* * *

代禱信 (六)

七月二十八日,我將會離開香港,返回加拿大。香港的弟兄姊妹問我何時回來,我想,當家母和五弟中有一人病危的時候,我必然回來。雖然我不願意這樣,但是我又怎能再有假期,像過去的七星期?

剛剛和家母談了一會兒。我告訴她我從老遠回來,就是盼望她能信耶穌。她告訴我,她三代都沒有信耶穌的,她不會信。我告訴她,當我離開後,會有姊妹來探望她。她顯然有些不高興,但卻沒有激烈的反應。

家母將會在七月二十八日完成淋巴瘤的放射治療。醫生說她的淋巴瘤並不嚴重,因害怕它會擴散到其它主要器官,所以要她接受放射治療。但放射治療只能抑制腫瘤平均一年的時間。至於肺膜的朣瘤,他們還不能介定它是否惡性,還需繼續觀察。放射治療後她有一些吞食困難和疲倦,相信在七月二十八日完成放射治療後將會慢慢恢愎。此外她的身體還沒有明顯受腫瘤或是因接受放射治療的影響,她的行動如同常人。

五弟同樣會在七月二十八日完成所有的放射治療,包括十天的全腦放射治療,三天的局部加強腦部放射治療和十五天的肺部放射治療。現在他身體瘦骨嶙峋,頭髮脫光,食道也因放射治療有吞食困難。雖然行動如常,但心身憔悴。他還計劃在八月中恢復駕駛的士,為家人多賺一些金錢。

在救恩上,雖然和他有十多次讀經,他承認自己有罪,又隨我出聲祈禱求神饒恕,並且承認有主耶穌,但是他還不願意立下決心要主。在別的場合中他曾解釋,他恐怕自己作不到。我理解為他恐怕自己不能像基督徒般生活。我曾用比喻解釋,初生嬰孩不用為自己將來能否學懂如何行路,或是讀書寫字而憂心。生命的成長,又因神的靈的內住,神使人能作人所以為不能的。但他仍然不能立心要主。

為到過去的七星期,心裡有些難過。想達到的沒有成功,要做的似乎沒有做到。人真的軟弱和失敗。早兩天收到威爾斯醫院的證明,五弟在未來的二十六星期中極有危險離開世界。醫生曾經提及,他的情況,隨時急轉直下。

請你們為他們的得救禱告。

主內
麥華禮
20009年7日26日晚香港

* * *

後記

今天我已經回到多倫多,因著事務所得到政府的設計工程,在八月五日開始上班。無論我在加拿大,母親和五弟在香港的生活,開始回後正常,但是癌魔只是暫時被抑制,不久之後,它還要捲土重來。母親仍舊輕鬆地過她的生活,五弟則樂觀地尋找中醫在身體上的調理。在福音上,母親沒有任何進展,五弟則徘徊門外。雖然他們都有弟兄姊妹間歇性地探訪,他們接觸福音的機會,總也因我的離去而減少。自己心內的難過和無奈,也隨之增加。求主記念。

初稿:2009年8月22日
最後修改:----年-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