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弟的得救見證

麥華禮

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

下面見證,輯錄和修改自這段期間所發的代禱信
請參閱「聖經分享」網頁http://biblesharing.com/14000.asp

* * *

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下午一時二十分,所乘坐的飛機,乘著傾盆大雨剛剛止息,降落在香港的赤臘角機場。迎接的家母和二哥,帶來的不是歡愉,卻是令人心傷的消息。五弟的主診醫生拒絕為他施行切除肺部惡性腫瘤手術。因為腫瘤生長在氣管和脊骨之間,中間有通往腦的大血管,使切除腫瘤的外科手術不可能。他只能被轉介到腫瘤科,接受放射治療或是化療。

五弟麥潤成,四十八歲,是一位計程車司機,有一輕微自閉的五歲兒子。雖然太太有工作,但是負擔兒子那高昂的各種各樣治療費用和各樣的開支,使他們喘不過氣來。他剛剛出院,卻無視十天前的開腦手術,就決定下星期再次坐上司機位置,恢復早五晚五的司機生涯。

五月二十日左右,他在兩天內連續發生三次輕微車禍。他頭痛劇烈,視覺糢糊與收窄,腦部不能進行任何正常思想。他獨自前往威爾斯醫院急症室求診,卻不能告知求診的原因。腦部掃描後,於五月二十九日進行開腦手術。發覺腦部腫瘤不是原發性,是從肺部轉移過來。

* * *

整個六月中旬都在威爾斯醫院和私家腫瘤專科醫生之間度過。他們確診他為癌病第四期。若果不接受任何治療,他的生命,只有一個到三個月。儘管接受治療,他的生命,只有年多的時間。

因著威爾斯醫院的冶療方案只是舒緩性,與私家醫生的冶療方案有很大的距離,又儘管經濟緊絀,並且需要變賣物業,五弟和他太太仍考慮採用私家腫瘤專科醫生的治療方案。他要接受三星期的全腦放射性治療,其後還要接受三次腦部局部加強放射治療。期間也同時接受三星期肺部腫瘤的放射治療和同步的化療。

期間和他們一同聆聽了吳主光先生的佈道錄音帶。在簡短的傾談中,知道五弟仍在救恩的門外,感受他現今只為自己肉身的益處而尋求神。弟婦在過去一年中參加了沙田平安福音堂的聚會。五弟對此並沒有反對。事實上在發病出院後,他也隨弟婦參加了一些聚會。和他們禱告後,鼓勵他們每晚一同禱求。求主使他們認識衪,與主能有一個真正的父與子的關係。又求主引導,使他們學習在禱告中把事情交託主。

六月二十七日星期六早上,腦部手術前的頭痛和視覺收窄的情況再次出現,促使五弟夫婦立即決定採用私家腫瘤專科醫生的治療方案,即日下午在浸會醫院進行第一次全腦放射治療。

* * *

治療期間,五弟接受磁力共振掃描,為腦部的加強放射治療定位。醫生發現在割除腦部腫瘤地方的週邊,還有一個3cm的腫瘤存在。離它不遠的地方,又發現兩粒1mm和3mm的腫瘤。醫生有信心局部加強的腦部放射治療會把它們全部消滅。但無論如何,治療的作用,只維持大約九個多月的時間,那時他的腫瘤將會復發。

治療期間,五弟需要依賴類固醇的激素來控制腦部水腫,降低頭臚內的壓力,減輕頭痛和減慢視覺神經的受損。醫生認為這些激素,加上同步的化療,會急劇降低身體的免役力,使身體有受感染和有生命的危險。所以建議取消同步化療,剩下的金錢,可以用來應付在三個月至六個月後在其它身體部位可能出現的腫瘤,作局部放射治療減痛之用。

當五弟在浸會醫院接受治療期間,和他一同查考聖經。我們從羅馬書開始,查及神的存在和祂的永能和神性,人的罪和神的忿怒,神的寬容和忍耐,最後提及神的審判。五弟承認有神的存在,也同意他自己有羅馬書第一章的罪,他也問及如何得到救恩。因著他的生命並不即時完結,我盼望他清楚認識自己的罪孽,才決志接受神的赦免。所以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或是催促他作即時的決定。

七月十五日,五弟開始一句一句地跟隨我禱告。在禱告中承認自己有罪,求神饒恕,也在禱告中把這個治療交託給主。後來和他繼續查考到未日的大審判,信主的人和不信主的人死後分別的去處,和分隔這兩地的鴻溝。

在七月二十五日第十次查經後,他承認主耶穌是真神,又承認自己有罪。他也隨我出聲祈禱求神饒恕,但是他還不願意自己開聲禱告,或是立下心志信主跟隨祂,因為他恐怕自己不能做到。我向他用比喻解釋,初生嬰孩不用為自己將來能否學懂行路,或是讀書寫字而憂心。生命的成長,因著神的靈的內住,人就能作人所以為不能的。聽後他仍未能立心要主。原來五弟受著很多事情綑綁,大都因著從前不善理財。所以他心靈裡有著無比的壓力。我鼓勵他靠主坦誠面對,承認自己的錯失,藉此見證主恩實在在祂心裡。

五弟在七月二十八日完成所有的放射治療。雖然身體瘦骨嶙峋,頭髮脫光,食道也因電療有吞食困難,他行動仍然如常,但心身卻非常憔悴。他計劃在八月中恢復駕駛計程車,為家人死前多賺一些金錢。我也在七月二十七日回到加拿大多倫多。

* * *

九月十五日,五弟的全身電腦掃描報告說,他肺部的朣瘤仍有五cm大。腦部另外有一粒六mm的朣瘤。肝臟又新生了一顆七cm的朣瘤。在淋巴系統和胰臟也有朣瘤的痕跡。醫生估計他的生命不會多於半年。他現今開始服用止痛藥。躺下睡覺時呼吸也有輕微困難。他會在九日三十日開始接受副作用甚多的化療。三星期一次,全部共有六次。

他心靈消沉,毫無活力顯現。生活對他來說已經全無意義,也不重要。他在電話中說:「若果不是自己不能作出來,早就一走了之。若果不是感覺自私,他願意把自己的兒子交給紳。」在電話中,我再一次簡單地告訴他福音的內容。他回應說他自己是一個罪人,犯了罪,年幼時常常在街上與人互相毆打。若果有機會重新開始,他不會再犯這些罪。我勸告他,既然知道自已是一個罪人,為何不到神面前求祂的饒恕?

他現在沒有心情去讀聖經和祈禱,也提不起興趣談及信主的事,他現今對一切灰心。先前期望從神得到醫治,現今一切都無望。我相信這段時間過後,他會重新面對死亡的問題。這正是末期病患者的心路歷程。我祈求主在他心上做工,又攔阻仇敵任何工作,不容許別的宗教這時乘虛而入。更加求主派遣衪的工人,探訪他並且談及神赦罪的恩典和永生的盼望。神聽了禱告,為他預備了兩位弟兄,一位是全時間服事主的工人,另一位是在他住處附近有診所的一位醫生弟兄。他們常常探望他,開解他,向他講解聖經真理,引領他到主耶穌的面前。

* * *

在十一月十一日的覆診中,醫生決定停止化療,因癌細胞對它沒有任何反應。他的頭痛十分厲害,在電話中他說,若果這樣下去,他寧願快快結束生命。他身體十分消廋,加上家庭的困難,他心靈沉重。他需要聘請新的家庭傭工。他租住的樓宇剛剛轉賣了,新業主可能加租。小至五百元的上調,對他來說也是一個負擔。那自閉的兒子又會在一月份有評核,決定來年能否進入小學就讀。父母內心的壓力也因而增加。弟婦並不期望他得到完全的醫治。她只盼望他的生命可以得到延長,因為這自閉的兒子實在需要一位爸爸。

醫生曾建議他接受標靶治療,因為只有四成機會和只是延長生命,加上所費不菲,他只能拒絕醫生的建議。後來卻蒙神奇妙的安排,透過那位作醫生的弟兄,從一位中大醫學院教授處得到一個月的免費標靶治療。這次的經歷,稍為減輕他內心的消沉。但事後證明標靶治療只能對肺部的腫瘤有幫助,對肝臟和腦部的腫瘤毫無作用。

有從加拿大回港探親的朋友夫婦,前往探訪他,給他攜帶了錄音機和一些佈道錄音帶。他告訴我每天睡前他都有聆聽,前後共聽了十多盒。對於這些弟兄姊妹的探訪,他感受到為何世界突然出現那麼多的「好人」,相反平常與他相熟的朋友,已經很久沒有來往了。

雖然弟婦的教會有傳道人和弟兄姊妹去探訪他,領他一句一句的禱告,我熟識的兩位弟兄也和他談及福音,他仍不願向他們作出正面的回應。但在電話中,他卻向我表示,他需要信耶穌,也願意信耶穌,並且曾經相信耶穌,也曾認罪。我問他,若果神不醫治你的病,你還會否相信衪。他說他知道他的病沒有痊癒的機會。言下之意,他仍會相信。他也告訴我,他感覺不到神的赦免,也沒有永生的感受。我勸要相信聖經約壹1:9節的應許,人若果承認自己的罪,神一定赦免我們的過犯,洗淨我們的不義。

他的問題,不再於相信和認罪,乃再於盼望一種感覺和經歷,並且缺乏公開的認信和見證。

* * *

十二月下旬,他的頭痛繼續擴大,左眼瞳孔開始收縮,視覺逐漸失去。雖然加重激素,仍未能有效控制頭痛和瞳孔收縮。他再次表達情願快快離世。我勸他不要作出傻事。雖然人有痛苦,神保留人的生命,叫他仍有機會信主。我請求他自己向神禱告,他說已禱告了很多次,只是神沒有向他顯示什麼。我回答說,從前和你所讀的約壹1:9節,不是已經告訴我們神已經赧免你的罪麼?我連忙聯絡傳道弟兄和那作醫生的弟兄前往探訪他,再次向他講解得救的真理。

一月七日星期四上午,他再有劇烈的頭痛和瞳孔收縮,中午到威爾斯醫院的腫瘤科急診。醫生認為他腦部的腫瘤開始活耀,並且開始擴散。醫生提高激素的劑量,要把腫瘤和頭痛控制下來。因著頭痛得到舒緩,他可以在翌日和探望他的傳道弟兄相談兩小時有多。

在眾弟兄姊妹的祈禱下,神使他的態度開始有明顯的改變。他留心閱讀了吳主光先生的小冊子,也問及什麼是稱義和成聖。他起初拒絕傳道弟兄的探望,那天離開時卻主動詢問弟兄的電話,方便以後隨時詢問有關靈性上的問題。他也不斷和那一位作醫生的弟兄接觸,談論靈性上的問題。

* * *

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二下午,因為肚腹腫漲劇痛,在作醫生的弟兄建議下,他進入威爾斯醫院留醫。一月二十七日下午,醫生開始為他處方嗎啡止痛。他進入了人生最後的階段。為這緣故,有無數的弟兄姊妹在家中和在教會的禱告聚會中為他懇切禱告。

在醫院裡和他通了電話。他肯定的告訴我他相信了主耶穌。探訪他的弟兄也同意,從患病初期到現今,他確實有了很大的轉變。他現今每天讀聖經。己經完成了馬太和馬可福音,現今閱讀使徒行傳。他常常聆聽錄音講道,兩三天聽完一堂。他主動尋找基督教書籍閱讀。他曾前往沙田的基督教書局尋找。因為書籍昂貴,他轉往公共圖書館借書,(其實這是危險的,因為公共圖書館的基督教書籍,包含甚多與聖經違背的學說與思想)。

他告訴我每天都有禱告和認罪。他繼續強調說,在信神後他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他也感受不對神的赧罪。所以他認為神沒有聽他的禱告。

在提醒底下,五弟想起神為他作了很多工作。起初發現腫瘤的時候,醫生告訴他只有一至三個月的時間,誰知現今已經七個月有多。他為到新請的家庭傭工來港的時間禱告,誰知禱告後不久,就收到消息,知道她到港的確實日期。他為此表達出興奮的心情。他十分擔憂他那自閉兒子的智能評估,誰知評估的結果正如他所盼望的。他兒子可以入讀小學,接受正規的和專為這類兒童所設的教育。他現今租住的地方被業主連租約轉讓了,但新業主維持組金不變,還有那標靶治療等等。他承認主確實有恩典在他身上,在過去半年中每一處都有神工作的痕跡,神是愛他的。

在他離世前數天,有弟兄詢問他有什麼事情攔阻他不能去主那裡?他說他不能放下自己的罪,因此他每天都有禱告認罪。弟兄連忙解釋說,這是無需要的,真正的認罪,只需要一次就夠了。此外就如你去探訪朋友,朋友預備了水果,洗淨和切好,你只要拿起就可以吃。主已經作了一切所需要作的,你只要認罪悔改就可以了。

我向他題及主釘十字架時旁邊同釘的強盜。五弟想起他也曾經讀過這故事。這位強盜,求主記念時已被掛在十架上,不能作任何事了。他只能用口求主記念,主也即時應允,告訴他今日就會與主同在樂園裡。這強盜的得救,不在乎他作了什麼事,事實他也沒有任何機會為著得救來作任何事。得救只在乎到主面前憑信心接受主寶血的功效。

他向探訪他的傳道弟兄詢問,有人在死前信主,可以得救。那些信主十多年,又是得救,這是否不公平呢?傳道弟兄解釋說,人信主後,若有時間為主工作,會為他帶來獎賞。相反人在死前信主,就沒有這個機會了。我在電話中告訴他,他可以為主工作,為主作見證。他可以告訴母親,他已相信耶穌,請她不用為他上香。另外若有機會,可以向那些開罪過的人道歉。這也是為主作見證,為主工作,也就得著神的獎賞。

在他離世前數天,他多次告訴家母他已經相信耶穌。另外在離世前四日,他躺在床上,向與他在言語上有不和的四弟婦道歉。這實在奇妙,見證了他真正的重生。因為人若不與神和好在先,怎能與人和好在後?

在他離世前數天,與他通過電話。詢問他現今知道離世後往那裡去沒有?他回答說會上天堂到神那裡去。我繼續問他,你如何肯定呢?他說因為有信心。他在說話中間沒有半點猶疑,也沒有半點停頓,更加沒有用上一點點時間來思考。也有弟兄姊妹詢問他預備好見天父沒有,他說已經預備好。他也告訴太太,他已經清楚知道自己會去那裡。他的太太也回答他說:「那末我們在天上相見。」

五弟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香港時間早上四時左右離世。他的得救,顯明神聽了眾人的禱告。

* * *

初稿:2010年2月9日

[回到見證分享目錄]     [上一篇]